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娘受不了了
娘受不了了

娘受不了了

小顺的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了传言,说李淑芬和村支书刘金国有一腿,所以回来直接把小顺给带走了,说以后再也不回小河村了,也不会带儿子回来,还有两个女儿他也不要了。而大顺在外边有女人李淑芬是早就知道了的,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主要就是为了孩子考虑,可是让李淑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大顺这次居然会这么绝情。
  「他这肯定是借口,说不定他早就想这么干了,只是现在寻了这么个理由离开你顺便把小顺带走罢了!」听李淑芬说完,赵强想了一下然后说道。
  「啊?他为什么要这样?」
  李淑芬有些不解。
  「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知道得太多的,李主任,你只要知道,他这样没有担当的男人,早点儿离开了早点儿好,要不然到以后还说不定会把你折腾成什么样子,现在离开了反倒好了,你还可以趁着年轻再找一个,以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啊!」赵强劝道。
  李淑芬没有马上回答赵强,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思量这个男人的话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事实是不是真的有可能是这样,这个男人的话让她似乎有些心动。
  半晌之后,李淑芬才缓缓地说道:「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找什么找啊,不过你说得倒也是这样,这样的男人走了就走了吧,只是可怜我的小顺,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说到这里,李淑芬有些黯然伤神。
  「娘……」
  一个声音突然从空荡的房间里响起,这声音对于李淑芬来说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啊……」
  听到这声呼唤之后李淑芬一惊,左右一看之后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想起这声音应该是此时还抱着自己的男人发出的。
  「娘,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你就把我当小顺吧!」赵强很是诚恳地说着。
  「啊?不行不行,你这么大了,怎么能做我的儿子?」李淑芬连声拒绝着。
  「为什么不行?其实我的年纪比小顺也大不了几岁的,以后我就是你的儿子了,娘!」赵强继续说着。
  「不,不,你不懂的,小顺虽然也不是我的亲身儿子,但是他对于我的意义很特殊,很不一样的,这一点儿你是不能够替代的。」李淑芬很是肯定地说着。
  「娘,我懂的,那天晚上我在这里住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赵强淡淡地说着。
  赵强说得很是平淡,但是他却不知道,他的这句话给李淑芬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听男人这么一说,李淑芬顿时一惊,失声道:「你,你都知道?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被你自己的儿子小顺给日了!」
  说到这里赵强故意停了下来,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的反应。
  果然,李淑芬一听到这个顿时大惊失色,脸一下子就白了,赵强怕李淑芬被吓着了,急忙接着说道:「不过有件事情你恐怕不知道,那天最开始的是你以前的儿子小顺,但是后边日你的可就是你现在的儿子了。」「什么?那天晚上后来的人是你?」
  劲爆的事情一件接一件地袭来,李淑芬觉得自己的心脏都有些承受不了了。
  「是啊,就是用这个东西操的你,娘,儿子操得你还爽吧?」一边说着,赵强故意将大肉棒动了一动,往上挺了一下,本来就离李淑芬的俏脸不是很远的大肉棒直接一下子就顶在了李淑芬的脸上,赵强还用力地用大肉棒在李淑芬的脸上顶了几下。
  「啊?是你?你干什么?快……快拿开!」
  看见这个对于自己来说还有些陌生的男人居然对自己做出了这么淫秽的动作,说出这么不堪入耳的话,李淑芬急忙阻止,一边说着话一边挣扎着要从男人的怀里里边爬起来,李淑芬似乎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从刚才趴在这个男人的怀里居然一直没有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李淑芬再想从男人的怀里起来已经很难了,赵强紧紧地搂着李淑芬,嘴里的脏话依然是层出不穷地说着:「娘,那天晚上我不是日得你很爽么?儿子这么能干你不是应该很高兴么?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害羞啊?别装了,娘,我又不是外人……」「你,你不是我儿子,我也不是你娘,你就是个色狼!」李淑芬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男人说什么她都马上否定掉。
  「娘,你后边这句话倒是说对了,儿子确实是个色狼,但是前边的不对,刚才你不是都答应了么?你是我娘亲,我是你儿子,你怎么能够现在反悔呢?」一边说着一边赵强搂着李淑芬的整个人倒在了床上,然后压在女人的身上,一张大嘴凑到李淑芬的耳边,轻声说着:「娘,我想操你!」也不知道是男人的这句话让李淑芬有些感觉,还是她想起了那天晚上被这个男人操的时候的情景,还是这个男人的这声娘让李淑芬想起了小顺,赵强从后面都能看到李淑芬的耳根都红了!
  估计是想到之前反正都已经被这个男人操过了,并且这个男人现在这个压着自己,自己就算是挣扎也无济于事,并且自己的男人大顺这样对自己,说自己和别的男人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那今天自己就不正当一次,反正都已经背上这个名了,不好好地做一次岂不是亏大了,何况这个男人这么年轻,还这个帅气,自己就算是被他日了也不算吃亏,总比被刘金国那个老不死的操要强多了。这样想着,这次李淑芬没说话,赵强也压在李淑芬没有再做任何的动作,只是在女人的身上喘着粗气,让男人的气息完全弥漫在李淑芬的周围。
  赵强知道,女人是在做心理斗争,是在挣扎,在是否背着自己那不忠的丈夫红杏出墙中纠结着。
  李淑芬沉默着,过了一会把脸扭了过来,那秀脸上早涌出了醉人的红晕,李淑芬咬着嘴唇,「小坏蛋,那天晚上还不够吗?」一边说着一边李淑芬瞪着赵强,看那样子真的像是娘在瞪着自己做错了事情的儿子。
  看到李淑芬这副样子,赵强知道,这个女人终于接受了自己,这说明自己以后的日子将会艳福不浅,很有机会经常操到这个女人了,不过现在最为重要的是今天晚上,因为现在的赵强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操自己的这位娘亲了。
  「娘!」
  赵强叫着李淑芬,撒着娇,那种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撒娇的感觉让赵强久违了,从来就没有享受过母亲疼爱的赵强在这一刻,真的有些将这个女人当成了自己娘亲的感觉,只不过这个娘亲太年轻了一些,也长得漂亮了一些,赵强胯下的大肉棒早已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插入自己娘亲的嫩穴之中。
  「不行!天刚黑没多久,要是有人来了怎么办?」李淑芬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揪住赵强的耳朵,「你怎么那么坏。」「娘!」
  赵强继续纠缠着,胯下的大肉棒忍不住朝着女人的大腿深处挤压着,同时一张大嘴开始在女人洁白细腻的脖颈上亲吻着,享受着李淑芬的美丽肌肤。
  「告诉你不行了,你姐她们不知道今天回不回来呢?」李淑芬接着说道。
  从刚才女人的话语中赵强就知道了这个李淑芬还有两个女儿,并且年纪都比小顺大,自己顶替小顺的位置,自然这两个女孩也就成了自己的姐姐了,至于具体年纪到底谁大,那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李淑芬都长得这么漂亮,她的女儿肯定也是一顶一的大美女,并且还这么年轻,想着赵强都有些兴奋,迫切地想见一见自己的这两个干姐姐。
  「我就是要!」
  赵强搂紧了李淑芬那饱满的娇躯继续上下动作着,坚持着,少男燃起的欲火一经点燃是最难压制的,此时的赵强尤其如此,所谓的干姐姐虽然诱人,但是至少今天是没有机会见到了,赵强更多的心思放在这唾手可得的女人肉体上。
  李淑芬任由赵强搂着,大肉棒顶着自己的私密之处,嘴在自己的脖子上亲着,不再说话,也没有拒绝,许久,赵强听见了李淑芬低低的声音,「外面门锁好了吗?」赵强赶紧点点头,知道机会终于来了,可是这个时候李淑芬却推开了赵强。「小坏蛋,」李淑芬的声音仍然低低的软软的,赵强只感觉女人的一只手伸到了自己跨间,女人的鼻息吹到自己脸上,隔着薄薄的裤子,自己这干娘的手不轻不重的揉着自己胯下那已经坚硬如铁的大肉棒。
  「那娘今天依你,以后却要听娘的!」
  李淑芬边揉赵强那早已在裤子里涨硬了的鸡鸡一边说着。揉了一会,李淑芬停了手,「脱了裤,让娘看看。」李淑芬在赵强耳边说。
  赵强这个时候早已进入了状态,听见女人的话,爬起来将裤子褪到了膝盖下,裸露出来的阳刚大肉棒昂然的昂着头,如一门小钢炮,大肉棒下长出来的吊毛短细而密……坐在赵强身边的李淑芬咬着嘴唇,「狗儿真的长大了!」李淑芬说着……然后伸出了手。狗儿是小顺的小名,估计这个时候的李淑芬也早就已经把这个男人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小顺,这也是她能够欺骗自己继续将这件事情做下去的唯一理由。
  李淑芬握住了赵强阳刚大肉棒的手像那天晚上一样轻轻地捋着,但不一样的是,那天晚上是在黑夜中,李淑芬的手也在被子里,而现在,却是在灯光的照射下,并且李淑芬正看着自己的大肉棒,这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赵强半躺在炕上,看着李淑芬坐在那里用手弄自己的阳刚大肉棒。李淑芬的手那样不停的动作着,赵强感觉自己新认识的这个干娘手法还是真不错的,而李淑芬现在的表情好像就像是在作针线活一样,细心而谨慎。
  准确地说,赵强的阳刚大肉棒虽然还很稚嫩,但已经不算小,相反,还很是硕大,而相对于小河村这些男人来说那就更是称得上巨无霸了,尤其是顶端的龟头,呈紫红色,随着李淑芬手的捋动而不停地翻出来。
  不多一会,赵强的阳刚大肉棒已经涨到了极限。
  李淑芬停了手,女人看着自己的干儿子的眼睛里似乎有水波流转,她晕红着脸,咬着嘴唇,似乎还是有些犹豫。
  只不过女人的这种犹豫并没有坚持太久,没过多一会儿,李淑芬站起身,拿过一个叠好的被子当靠垫,然后她仰面躺下去。
  由于已经到了晚上,加上屋子里还没有来得及烧炕,所以屋里的空气有些冷,李淑芬摸索着就那样半躺着褪下了裤子连同里面的内裤,将它们褪到了膝弯处。
  赵强虽然前几天已经操到了面前这个女人的逼,但是在黑夜中没有看到。那天晚上虽然也不止一次地看到过,但都是比较模糊的感觉,看到的只是那些浓密的逼毛,而现在,却是第一次如此真切地见到了女人这个最神秘的所在。
  躺在那里的李淑芬可能感觉到了不便,干脆屈起腿将一个裤管完全的脱了下来,这样李淑芬就相当于下身全裸了,然后她当着赵强的面将两条白腿分开抬到了头上方。
  这个让赵强最为记挂的女人最神秘的地方全部呈现在赵强面前,如在梦中,却又如此真实。
  那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之间,黑亮弯曲的逼毛是如此浓密,在那鼓鼓的肉逼上方构成了一个倒三角型的毛丛,然后顺着那肥大的浅褐色的大阴唇一直下去,直到李淑芬的股缝底处会合,而那里,是李淑芬深褐色的屁眼。整个逼呈褐色,肉沟中间的小阴唇颜色略深一些,它们稍有一点长,微微的探出来……女人虽然已经生过几个孩子,并且岁数也不小了,但是让赵强没想到的是她的私密之处居然这么地诱人,比起那些黄花大闺女丝毫不逊色,现在都这么漂亮,真不知道年轻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副美景,这样想着,赵强都有些羡慕李淑芬那没有良心的男人大顺了,在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最为美丽的时候操到了她的逼,这个男人真的应该感恩才是。
  此时李淑芬闭上了眼,赵强则是被女人的胯间美景给惊呆了,傻了一样地直接将头埋在了李淑芬的两股间。那天的晚上操这个女人的时候赵强完全是提心吊胆的,也没有功夫好好地研究女人的胯下美景,而现在比起那天晚上来则是另外一翻景象,赵强将一根手指缓缓地插入到女人的肉洞里边,然后是边「干」边看边研究,仔细地把那个原来在心中最神秘的地方研究了个透。
  虽然以赵强这么丰富的经历,却依然并不知道有些地方该如何称乎,但赵强以前研究过的还是知道大阴@唇,小阴@唇的存在,知道了小阴@唇上方有一个小肉凸-阴@蒂,另外知道了肉沟中间小阴@唇遮掩下原来有两个肉洞,一小一大,上面那个细小的是尿道,而下面那个浅红色的大很多的肉穴则就是赵强那晚先后用手指和阳刚大肉棒插过的逼洞。
  一根手指插着赵强感觉到似乎并不过瘾,干脆又增加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插在那粘软的逼洞里,赵强听到了李淑芬的喘息。
  赵强抠弄着那湿热的肉穴,仿佛不知厌烦。
  李淑芬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半躺在那里的李淑芬火红的脸上眼睛紧闭着,紧紧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任赵强弄着她那最神秘的地方。
  赵强的鼻端离李淑芬的肉逼是如此之近,以至鼻端吻到了从女人那上面散发出来的一种强烈的味道,那味道很怪,当然很大一部分是骚味儿。
  两根手指逐渐感觉到了粘滑,上面仿佛粘了一层粘粘的奇怪的水儿。赵强当然知道那些水儿是什么,也注意到李淑芬的逼仿佛更鼓了。那「洞」也大了很多。
  「嗯……」
  李淑芬开始不安地扭着身子,她盘好的长发在被上披散开来。
  赵强试着又插入了第三根手指……
  「嗯……啊……」
  李淑芬喘息着,闭着眼睛,一只手却伸下去,抓住了赵强的手然后把它按到那肉穴上方那个小凸起上,「这里……」李淑芬说。
  赵强用左手摩擦起那个小点,右手还停留在那肉穴中。
  「啊……狗儿……」
  李淑芬的头左右扭着低低地叫着。
  赵强兴致勃勃地不停地动着自己的手,李淑芬的呻唤让赵强更加沉醉其中。
  「啊啊……嗯……啊……」
  李淑芬不自觉的扭动着她的头,散开的长发披散下来,半遮着李淑芬绯红的脸。
  手指湿极了,里面的水儿源源不断地流出来……「不要了……狗儿……娘受不了了……」
  李淑芬闭着眼睛低低的喊,她忽然挣开了眼,嘴唇紧咬着,「干娘吧狗儿……」李淑芬看着赵强说。
  早就有些等不及了的赵强听到了这话,就要抓紧时间趴上去,李淑芬却走下炕来,然后李淑芬当着赵强的面转过身,双手扶着炕沿,上身伏了下去,向后面抬起了那肥白的圆臀。
  迷迷乎乎的赵强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女人居然喜欢别人从后边干她,心想早知道那天的时候就从后边日这个女人了。
  李淑芬高抬的屁股下面,那黑毛丛丛的肉逼夹在两股之底处。
  看着抬着屁股等自己操的干娘,赵强兴奋到了极点。
  干娘干娘,看来果然是用来干的娘亲,自己的这个便宜干娘还真的是个极品美女,看来干起来一定很不错。
  这样想着,赵强试着抱着女人的圆臀,赵强的身高正好不用弯腰,涨硬的阳刚大肉棒正对着李淑芬的股间,龟头处感觉到了那浓茂的毛丛与那温软的逼,试着捣了没几下,龟头就找到了阴唇之间那湿粘的进口,于是整根阳刚大肉棒一插而入!
  「啊」伏着身子的李淑芬失声的叫出来。
  这是赵强的阳刚大肉棒第二次光顾李淑芬的这个肉洞了,与前面的一次相比,赵强此时更加地兴奋,毕竟上次是偷偷摸摸地,在担惊受怕中匆匆就将女人给日掉然后完事儿,但是这次不一样,赵强可以随心所欲,放心大胆,想日多久就日多久,尽管这样,在女人的嫩穴的诱惑下,阳刚大肉棒刚插进去赵强还是就迫不急待地操起来。
  跨部随着赵强屁股的前后耸动轻快地一下下撞击着李淑芬的肥臀。
  李淑芬伏着身子随着赵强一次次的插抽而啊啊地低叫。
  龟头摩擦着里面湿滑热热地肉壁,赵强爽得飞上了天!
  赵强双手搂着李淑芬丰腴的屁股蛋儿,从后面狠操着这个女人的逼!
  「啊……嗯……啊啊……呀……」
  李淑芬的身子更低的伏下去,大屁股更高地向后面抬起,屋子里响着李淑芬消魂的呻吟。
  赵强感觉到自己那些浓密的胯间毛发被那些水儿浸湿了,粘在自己的蛋包上,赵强操起来后那些毛儿又粘着李淑芬的大腿内侧,这使赵强有一些疼。
  赵强在李淑芬的啊啊的轻叫声中搂着她的屁股猛操了至少能有四五百下。
  女人被自己的这个干儿子操得呻唤后来连成了一片,不清楚的人还以为这屋里有人受着酷刑的折磨。


  【完】